当前位置:主页 > T惠生活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上传时间:2020-06-11点击:227次

为何会有「老鹰红豆」的诞生,最早开始是在2012年10月,屏科大鸟类生态研究室接获通知有两只黑鸢死亡,经检验这两只老鹰的体内含有剧毒农药「加保扶」。翌年(2013年)进行田野调查时,发现在稻子收成转种植红豆播种之际,大量鸟类暴毙在红豆田之中,原来是少数农民为了避免鸟害造成的农损,而使用加保扶拌稻穀製作毒饵,造成小型鸟类的大量死亡,这些小鸟的尸体被腐食性的老鹰捡食,导致老鹰也会跟着中毒。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老鹰红豆logo。图片来源:屏科大野保所鸟类生态研究室

此时屏东县政府农业处处长姚志旺(当时还是副处长),带领着农业处各部会代表及农改场、农粮署相关负责人等进行现场会勘,现场虽然上千鸟尸已经被研究室成员清空,但仍可捡到几只麻雀,此时天上突然飞出8只黑鸢造访,距离非常近。

姚处长表示这些黑鸢就像是来请命一般,让他很感动,因为小时候也曾与老鹰有过不解之缘,并现场允诺将会与农夫协调看看需要怎样来一起努力。也因此促成了与东港镇农会苏总干事一同会同农户及屏科大一起召开小组会议,讨论该如何改变。农委会林务局同时也关注此事,全力支持屏科大鸟类生态研究室进行黑鸢研究以及农户、通路上的访谈,希望能够更了解农村来一起帮助黑鸢族群。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稻田收割前,群鸟出动吃掉农夫的心血。图片来源:屏科大野保所鸟类生态研究室

这段大量鸟类死亡的故事被收录在电影生态纪录片《老鹰想飞》之中,然而这样的现象在全台湾各地很多农作物上都有可能发生,尤其早期农业单位就是教农民用毒鸟来防鸟害,毒鸟的事件并不只侷限在单一作物,也不只侷限在单一地区,甚至很多毒杀事件是发生在稻子正要收成之际。

屏科大鸟类生态研究室为了替老鹰发声,找上当初最早发现超过3000只鸟尸体的红豆田,透过县政府及东港镇农会的协助,寻求农夫林清源先生的支持,自2014年开始透过耕种方法的改变,使用机械播种将红豆埋入土中,有效减少播种期的鸟害,并且採收时不使用落叶剂,让红豆自然熟成。这时老鹰红豆尚未建立品牌,提高的成本及延后採收所承担的高风险只能由农夫自行吸收损失,也因此无法大量推广。

►翻转毒鸟宿命 屏东「老鹰红豆」力拼友善耕作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不毒鸟的红豆,成本高风险高,需要更多人的力量支持。图片来源:屏科大野保所鸟类研究室

全联福利中心的董事长及总经理,在2015年7月看见了商业週刊1444期《消失的老鹰》报导,得知了老鹰生存的困境,主动联繫台湾猛禽研究会及屏科大鸟类生态研究室,希望能够帮助「老鹰红豆」的销售,作为支持农夫肯改变和推动保护农村老鹰最坚强的后盾。也因此在契作的鼓励之下,有其他农夫愿意加入一同尝试进行老鹰红豆的耕种,希望可以推广保育的概念。

老鹰红豆由全联福利中心契作25公顷,企业家寻求农民一起保护老鹰的概念已经在乡村之中传开。在全联福利中心及东港镇农会贩售的红豆是不毒鸟、不用落叶剂、安全用药、符合产销履历规範的红豆,但经过层层把关,不用担心农药残留的问题,希望能透过高质量的老鹰红豆取得消费者的信赖。此外,在《老鹰想飞》电影的推动期间,纬创人文基金会在包场观赏电影后,决定在岁末年终时,尾牙伴手礼使用老鹰红豆礼盒,也带动上班族对土地环境的关怀。

红豆要有机很困难,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及里仁门市长期关怀台湾的农地,推展有机农业,基金会与农友林清源展开合作,提供有机理念及耕作技术辅导;农友也愿意拨出8分地做为有机试验田,进行红豆全程不用农药和化肥耕作的实验,儘管面积还不大,但此项合作的特殊意义在于希望将累积的耕作经验,分享给在地所有的红豆农,朝向有机台湾迈进。

同时期待2016年10月播种的产季可以为契作红豆取得「绿色保育标章」的认证,将土地到餐桌的所有力量连结起来关注生态。未来,这小面积的有机试验田产品仅会在里仁门市贩售。不过,这样的转型过程并不容易,有机试验的面积尚小,目前农民还是很没信心。

「老鹰红豆」的概念是:老鹰成为农村的代言人,友善农作物的推动需要大家一起来努力。透过老鹰红豆倡导一种维护生态系共同守护老鹰的意象,希望从消费者及企业的概念出发,唤醒全民对老鹰及农田的关心,守护老鹰就从农村出发。

过去老鹰可能会遭受到毒鸟或毒鼠药的伤害,为了保护老鹰,我们期待更多的企业、通路、消费者可以支持,认同友善环境与老鹰的概念,愿意化为行动一起为守护老鹰而努力,希望再过不久之后,可以让「老鹰红豆」处处现身、老鹰也可以安心飞翔。

「老鹰红豆」的诞生与《老鹰想飞》 维护红豆田生态守护老鹰。图片来源:屏科大野保所鸟类生态研究室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